书生剿匪

书生剿匪

明神宗万历朝后期,皇帝昏庸无道,朝廷腐败,民不聊生。辽东沿海倭寇趁机勾结中原不法之徒里应外合,打家劫舍,占领州郡,骚扰我国临海城市。这时,抗倭大将戚继光已经去世,无人领兵抗击倭寇。当朝宰辅叶向高十分忧虑,多次上书皇帝要求选将派兵,但皇帝都置之不理。

就在叶向高一筹莫展之时,被分到翰林院的新科状元唐庆之竟然毛遂自荐要去剿匪。消息一传开,顿时满朝哗然。要知道唐庆之弱不禁风,手无缚鸡之力,刚当上状元夸街游行之时竟然从马上掉了下来,一时被传为笑谈。如此一介书生竟然放着好好的翰林不做,而要去剿匪,真是老寿星上吊——嫌命长了。谁知万历皇帝竟然不假思索就同意了唐庆之如此“荒唐”的请求,委任他为左都督,命他到辽东剿灭倭寇。群臣闻听是哀叹不已,心说唐庆之这一去是凶多吉少啊。唐庆之临行前,叶向高是千叮咛、万嘱咐,让他一定多倚重辽东的将领,唐庆之含笑答应。

半个月后,唐庆之到达辽东驻军地辽阳。副将于汉荣听说新都督到来马上出来迎接。

这于汉荣是戚家军旧部,戚继光去世后,他被派到辽东辅佐抗倭,但因主将无能,他一直不得升迁。当他看到文弱的唐庆之时,不禁从心里有点瞧不上,心说朝廷无人,竟派个书生来抗倭,老百姓又该倒霉了。唐庆之看出于汉荣的心思,只笑了笑没说话。

第二天,唐庆之和于汉荣率领一百骑兵外出巡视。一行人来到一个名叫藤峡口的地方,前面道路狭窄,道路两旁都是水田,只见上百名书生打扮的人跪在路旁,他们见了唐庆之就说:“我们受贼人侵扰,生活十分困苦,今天总算老天有眼,派大人来解救我们,大人之名,如雷贯耳,这是我们百姓的福分呢,我们愿意做大军先锋,为大军领路消灭贼人。”

于汉荣正要上前搀扶众书生,唐庆之却大声怒喝:“你们这些贼人,竟敢蒙骗本官,统统给我拿下斩首。”于汉荣有些迟疑,但主将的命令不得不听从,马上抽出腰刀率士兵包围了这些人。这些书生一看不好,马上跳了起来,从袖中抽出藏好的兵器与唐庆之的骑兵战到一起,按说骑兵打步兵应该占优势,可这些骑兵平时养尊处优惯了,竟然被这些人突围了出去。唐庆之看着逃走的敌人连连摇头。

巡视归来,唐庆之找于汉荣商量抗倭事宜。经过今天这件事,于汉荣对唐庆之刮目相看,只是他不明白唐庆之是如何识别出贼人的,唐庆之说:“道理很简单,于将军还记得藤峡口前地势如何吗?”

于汉荣恍然大悟:“哦,对了!藤峡口前明明有一块平地,他们却偏偏在狭窄之处迎接我们,大人因此心生怀疑,是不是?”

唐庆之点头:“于将军不愧是戚将军的手下,一点就通。我发现他们目光游离不定,便更加肯定。”

于汉荣没想到唐庆之心思如此细密,十分钦佩,便真心实意地为唐庆之出主意,他建议说:“辽东的士兵久疏战阵,并且因为不是本地人,不会为抗倭卖命,不如效仿戚继光从当地百姓里面招兵,重组军队。”

唐庆之认为有道理,于是张榜发文招募士兵。深受倭寇之苦的百姓听说唐庆之识破倭寇诈降的伎俩,认为他是可以信任的将军,因此报名参军十分踊跃,最后招募勇士八千人,号称唐家军。

唐庆之又把当地妇孺组织起来,让他们和唐家军一起训练,为鼓励士兵和百姓早出成绩,唐庆之用银子作箭靶,谁射中银子银子就归谁所有。有过失的人也可射箭,射中便免除处罚。头一次听说这种训练方式,百姓很兴奋,射箭水平大增。后来射中银子的人越来越多,唐庆之又将箭靶改为厚而小,但银子的重量依旧。久而久之当地军民尚武之风大盛。军队训练成熟后,唐庆之又制定了严格的军纪,使唐家军成了一支纪律严明的铁军。

之后,唐庆之接到线报,倭寇正在某地抢掠,还没等他赶到,倭寇早就逃之夭夭了。唐庆之和于汉荣意识到军队内部一定有奸细,但奸细藏得很隐蔽,很难把他找出来。几次出击,都无功而返。

唐庆之受到了上级的责备,限令他三个月内消除倭患,否则革职查办,军队里也有人偷偷埋怨唐庆之无能。唐庆之因此事一筹莫展,竟然急得卧病不起。于汉荣等人前来探视,他都推辞不见。

第二天,属下们又来探病,唐庆之才勉强起来,说:“我这几天生病,胃口不太好,想吃点野味开开胃,你们愿不愿意跟我出去打猎?”

属下们虽然嘴上答应,可心里却说:“我们的将军不想着怎么剿匪,竟然还有心思打猎。”

于汉荣看着虚弱的唐庆之劝说道:“将军身体不好,还是以休养为重吧?”唐庆之向于汉荣使了个眼色,于汉荣觉得唐庆之必有深意,便不再说什么。

一行人出了辽阳城,唐庆之的病突然好了大半,一路上围捉野鹿、野兔,都是身先士卒,虽然他骑马射箭本领不高,但玩得很是高兴。有了收获的将士们也是欢呼不断。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部队也越走越远,已经远离辽阳了。有将领想提醒唐庆之,但看到他兴致那么高,便没敢说什么。

等走到造阳之地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。刚才还兴高采烈的唐庆之忽然严肃起来,拔出腰间佩剑,脸色突然一变,厉声说道:“所有将士按战斗阵列排开,任何人不准发出声音,违令者,斩!”这时,将士才明白唐庆之根本不是来打猎的,都不敢怠慢,马上按阵列排开。

唐庆之又叫过于汉荣,与他耳语几句,于汉荣不住地点头,转身带上一队人马迅速离开了。

这时,上千名倭寇正在距造阳不远的一处所在狂欢,庆祝他们抢劫成功。正当他们喝得醉醺醺的时候,忽听南面一阵呐喊之声,满山遍野都是火把,看样子来了不少明朝士兵。倭首惊慌失措,马上向北撤离。倭寇们带着酒意慌忙逃窜,谁知没走多远,来到一处隘口,一片漆黑,十分寂静,狡猾的倭寇感觉不对劲,正要改变方向,忽听一声:“放箭!”顿时箭如雨下,挤在狭窄通道上的倭寇措手不及,无处躲闪,死伤无数。这些匪人互相践踏,哭爹喊娘,如同丧家之犬。他们没跑出几步,又有一队明军掩杀过来,为首的正是于汉荣,隘口里面埋伏的则是主将唐庆之。几次扑空的唐家军早就憋了一肚子气,个个奋勇杀敌,倭寇此次战役几乎全军覆没。有几个逃出的倭寇也被当地百姓打死。原来,于汉荣率少部分人马在南面虚张声势,就是为了把倭寇引到隘口这个唐庆之设伏的地方。

这一仗唐家军大获全胜,将士们打完仗才明白唐庆之为防止消息泄露,故意装病。唐庆之命令把匪首的尸体肢解后挂在城墙之上,血淋淋的尸身旁贴出告示:凡通匪者只要前来自首,既往不咎;否则,一经查获,定斩不饶。那些奸细的家人很害怕,纷纷劝说走错路的亲人弃暗投明。很快,当地奸细纷纷前来自首。部分奸细也被检举出来,唐庆之再也不用担心奸细走漏消息了。辽阳终于消除了全部奸细。

唐庆之知道倭寇一定不甘心失败,还会卷土重来,因此他比往日更加辛苦地视察防卫,训练士兵。通过视察,唐庆之发现金州卫金线岛西北的望海埚,地势高,视野广阔,是往来各岛的必经之地,位置很是险要,于是就在此处修筑了城堡,设立了瞭望台。

这天,天气阴沉,大雾弥漫,唐庆之得报,隐约有船只直逼望海埚,但看不出有多少船只。唐庆之沉吟片刻,下令出城迎敌。很快,五百多倭兵靠岸登陆,这些倭寇很是骄横,杀气腾腾,就像进入无人之境。突然,“咚”的一声炮响,一直埋伏的唐家军士兵排山倒海般冲了出来,从两翼包夹了倭寇,倭兵再次大败,横尸山野。

战斗即将结束,忽听倭角齐鸣,又有大批倭寇如潮水般涌来,倭寇顿时占了上风。倭首认出帅字旗下的唐庆之,下令倭寇集中兵力,誓要拿到唐庆之的人头。虽然明军拼死抵抗,但还是挡不住敌人的大举进攻。就在明军节节败退之时,突然,一只冷箭射向了唐庆之,只听唐庆之“哎呀”一声跌倒在地。于汉荣一看不好,立即命令保护唐庆之撤退,但凶残的倭寇紧随而至,经过一场激战,倭寇占领了唐庆之修筑的城堡。占领城堡后,倭首洋洋得意,心想这唐庆之不过如此,刚才那一箭不死也废了,没了主将看明年怎么办。

可匪首的得意劲还没过去,只听见城外炮声不断,探子来报,明军已经把城堡包围了。匪首急忙登上城楼往外观望,发现明军里三层外三层把望海埚城堡包围得水泄不通。匪首明白,若此时冲出去,必死无疑,再一检查,发现整个城堡里没有一粒粮食,这才知道中了唐庆之诱敌深入之计,知道了唐庆之的厉害。可是他不明白唐庆之受了重伤,是谁在指挥军队。

此时,城墙下,一杆帅字旗从队伍中缓缓升起,旗下一白袍将军稳坐马鞍头,正是唐庆之。原来那只箭只是紧贴着唐庆之身体飞过,他只受了皮外伤,为了诱敌深入,故意假装中箭。这时,于汉荣等人请求冲入城堡消灭倭寇,唐庆之却坚决不答应,并下令只准包围,不准进攻。天色渐晚,城内倭寇连累带饿,已经精疲力竭。这时唐庆之在下面派人喊话劝倭寇投降。倭首发现西面的明军比其他三面要少许多,认为明军人数不足,且西面地势陡峭,不容易撤退,所以唐庆之才派了少数人马。坚持不住的倭首下令趁天黑从西面突围。结果当全部倭寇冲出城没多远,就被以逸待劳的唐家军主力部队包围。倭寇再次中了唐庆之的计策。倭寇们知道大限将至,于是纷纷投降。

倭首不甘心失败,奋力率部分亲信杀出了重围,一直冲到停船的海边。看着近在眼前的船只,倭首松了口气,谁知他们刚刚下到水中,还没有靠近船只,只听“咣咣”一阵锣响,船上突然万箭齐发,又累又饿的贼寇在水中躲闪不及,惨叫声不断,几乎全被射死或溺死在水中。原来于汉荣早就在此埋伏多时了。

战斗结束了,将士们问唐庆之开始为什么让敌人进城,唐庆之说:“敌人明知我军在此驻守还敢进犯,说明他们摆明了就想拿下城堡,所以我们要避其锋芒。”又有将士问包围了城堡为什么不马上进攻反而要空出西面,唐庆之笑了笑说:“看来你该读一下兵书了,所谓‘围城必缺’,我们若进攻,敌人必会死守,只有留下出路,才能诱使他们铤而走险。”将士们啧啧称赞不已,说没想到状元公还熟读兵法。唐庆之却说:“值此乱世,空读死书有何用?我仰慕的正是汉代投笔从戎立功西域的班超呀!”众人赞叹不已。

倭寇两次大败,再也不敢轻易入侵,书生将军唐庆之因此名扬四海。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,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99lishi.cn//jiangxianggushi/186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