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文人偏爱小脚,所以催生了女人缠足的历史吗

看到这个题目,我就想到N年前从婆婆的大红木箱里拿来的一双做工精细的“三寸金莲”的绣花鞋。婆婆说,是她的婆婆的鞋子。她婆婆是不走路的,整天坐在炕上的。我很稀罕的把这双鞋子收藏起来当古董。当时还真就深究过古代女人为啥要受此非人道的酷刑?相当虐心,这是对女人的一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。

庆幸我晚出生了几百年,不然就没法自由行动了。按史料说法,是因为南唐李后主喜欢小脚,才有此陋习的。这可真是中国独有的历史“时尚文化”。看来女人的美真是以男人的欣赏为出发点的,不是为了“美”,这种习俗何以流传上千年而屡禁不止呢?我们来看看谁是始作俑者?

据史料记载大致有两个原因:

一是,统治者的意志对天下百姓的影响。

说裹脚的起源与统治者相关,这和南唐后主李煜脱不了干系。据说,是因为李煜喜欢观看女人在“金制的莲花”上跳舞,由于金制的莲花太小,舞女便将脚用白绸裹起来,致脚弯曲,立在上面,跳舞时就显得婀娜多姿,轻柔曼妙,本来是一种舞蹈装束,后来慢慢地从后宫流传到上流社会,慢慢的,民间女子也纷纷仿效。五代之后逐渐形成风气。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习俗,演变成一种病态的审美观念。进而影响了近千年中国古代女人的生活方式,成了中国古代女人的血泪史。

在君主专权的封建社会里,帝王喜欢什么,就有人去迎合他们的喜好,民间也一定会流行什么。如唐代的皇帝唐玄宗喜好道教文化,所以,道教在唐朝达到了发展的颠峰。乾隆皇帝酷爱书法,所以推动了书法的发展。李后主喜欢小足女人,所以就流行了緾足。所以说统治者的意志影响着百姓的观念和生活以及社会发展的方向。

二是,文化人的欣赏和赞美。

在中国古代,女人的地位低下,在男权社会,文化人基本都是男性,他们也同样喜好女人的小足,他们用诗词渲染小足美惑,而女人为了利于婚配,取悦男人,更加促使了这种相当于自残的对“美”的追求。同时也满足了古代男人约束女性、易守贞操心理。慢慢得形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习俗。

古代女人很注重头饰,然后就是脚了,成语“品头论足”、“品头题足”都有议论女人的容貌体态的含义。头和足,成为文化人眼里女性美的一个重要标准。什么“金莲”、“三寸金莲”、“香钩”等等,都是文化人赋予小脚的赞美之词。苏东坡《菩萨蛮》咏足词云“纤妙说应难,须从掌上看”。这些文化人甚至还制定出了小脚美的七个标准:瘦、小、 尖、 弯、 香、 软、 正,又总结出了小脚的“七美”:形、质、资、神、肥、软、秀,最标准的是3厘米宽 10厘米长,这就是美足“三寸金莲”。真是博大精深啊。

最著名的小脚审美著作是清代李渔的《香莲品藻》,把女性的小脚,从形状、尺寸、装饰、气味等角度来作分类品评。相当专业,看着普普通通的“三寸金莲”,其实蕴藏着诸多生理学、美学、和性的知识。

在当时,不论男人女人,都以足小为美。尤其对男性来说,小脚具有性的吸引力。成了女性美的一个标识。缠足也使得女性行动不便,不能自由活动。强化了当时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地位。缠足在当时被认为是一种良家妇女的表现。因此,不缠足的女性在婚嫁上常有困难。所以民间女子也只能跟风而动,纷纷緾足,毕竟整个社会都认为这是“美”的象征。

清人入关以后,对汉族男性及女性的身体都视图加以控制,男性要剃发,女性要禁止缠足,前者在清政府的强力推行下达成成功,但禁缠足却未能奏效,因此在清代,缠足常被认为是对抗满人意识的一种表现。看起来这似乎跟政治又扯上了关系,其实不然,有书君倒认为,这是人们对这种畸形美的观念还没有转变过来。因为清朝当时闭关锁国,没有外来文化冲击,因此人们一直抱着这种观念不放。既然男人都已经剃发妥协,让当时没有社会和政治地位的女人坚守民族气节似乎也说不过去。

清朝中后期的太平天国,也推行反缠足,最后也未能成功。到了清朝末期,缠足被当时的知识分子们,视为中国社会落后的象征之一,并认为缠足造成中国妇女的柔弱,进而影响到整个民族及国家的力量,因此开始推行反缠足运动,成立许多天足会。辛亥革命后,中国的缠足风俗开始从沿海大城市消失,并逐渐影响到内陆地区,缠足风俗的完全消失,最晚则要到1940年代甚至1950年代以后。可见,一种意识的形成和消亡是需要漫长的历程。

对女人来说,美是重要的。是获得美好人生的重要手段和途径,至于能不能走路,谁在乎呢?就如现在女子酷爱的高跟鞋一样,虽然走路痛苦一点,但是为了美,心甘情愿啊!

好在,当今社会没有人逼女人非得穿高跟鞋,穿不穿都有自由选择权了。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,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99lishi.cn//renwugushi/259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