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神话里的战神是刑天还是​蚩尤​?

如果非要从他俩里挑一个做为战神的话当然还是蚩尤靠谱些。

刑天吧,其实就是神话里一个和天帝相争然后没打过被砍了脑袋的家伙而已,至于这人是属于共工那样属于神国内讧还是盗跖那样是所谓的“叛贼”,资料太少说不好,但他和战神肯定不沾边就是了。

蚩尤则不管怎么说,人家确实能打呀。

《太平御览·卷十五》引《黄帝玄女战法》曰:

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。

又《太平御览·卷七十九》引《龙鱼河图》云:

黄帝摄政前,有蚩尤,兄弟八十一人,并兽身人语,铜头铁额,食沙石子……蚩尤没后,天下复扰乱不宁,黄帝遂画蚩尤形象,以威天下,天下咸谓蚩尤不死,八方万邦皆为殄伏。

可见蚩尤不仅能把黄帝打得没脾气,就连天下的诸侯也都要靠蚩尤压制,蚩尤简直堪称神话中的原子弹。

不过蚩尤在神话更多的属性不是战神,而是兵神。这里的兵是兵器的那个兵。

《管子·地数篇》云:

葛盧之山發而出水,金從之,蚩尤受而制之以為劍鎧矛戟,是歲相兼者諸侯九,雍狐之山發而出水,金從之,蚩尤受而制之,以為雍狐之戟芮戈,是歲相兼者諸侯十二。

《吕氏春秋·孟秋纪》云:

人曰“蚩尤作兵”,蚩尤非作兵也,利其械矣。

《御览·八百八十三》引《尸子》曰:

造冶者,蚩尤也。

可见在战国时,人们或者认为蚩尤是位对于兵器极为精通之人,或者干脆认为兵器就是蚩尤发明的。

史记·高祖本纪》则提到:

於是刘季数让。众莫敢为,乃立季为沛公。祠黄帝,祭蚩尤於沛庭。

《史记集解》注云:

应劭曰:“左传曰黄帝战於阪泉,以定天下。蚩尤好五兵,故祠祭之求福祥也。”

可见刘邦祭祀蚩尤不是因为他是战神,而是因为他是五兵的象征,所以祭祀他以求战争顺利。

《后汉书.马援传》云:

马严拜将军长史,将北军五校士、羽林禁兵三千人,屯西河美稷,卫护南单于,听置司马、从事。牧守谒敬,同之将军。敕严过武库,祭蚩尤。

李贤注云:

武库,掌兵器,令一人,秩六百石。《前书音义》曰:“蚩尤,古天子,好五兵,故今祭之。”见《高祖纪》也。”

同样是因为蚩尤和兵器的关系所以祭祀,不是因为他仗打得厉害。

不过写到这里发现,蚩尤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战神,但是既然在古代,军队无论在平时还是战时都有祭祀蚩尤以求保佑的习惯,《史记·天官书》中又有“蚩尤之旗,类彗而後曲,象旗。见则王者征伐四方。”的记载,是将蚩尤视作战争的象征,综合来说,将蚩尤视为战神倒也并无不可。只是估计古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罢了。

而在神话里其实还有一位更适合被称为战神的神灵,而且是位女神。

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。黄帝归于太山,三日三夜雾冥。有一妇人,人首鸟形,黄帝稽首再拜,伏不敢起。妇人曰:"吾玄女也,子欲何问?"黄帝曰:"小子欲万战万胜。"遂得战法焉。

《太平御览·卷七十九》引《龙鱼河图》进一步补充道:

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,黄帝仁义,不能禁止。蚩尤遂不敌,乃仰天而叹。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,制伏蚩尤,以制八方。

如果要挑选一个神话人物做为中国的战神,那这位掌握着兵法和神符,赐予谁谁就能百战百胜的玄女无疑是最佳人选。

最后再来简单说说关于《史记.封禅书》里那段八神的记载。其文云:

八神:一曰天主,祠天齐。天齐渊水,居临菑南郊山下下者。二曰地主,祠泰山梁父。盖天好阴,祠之必於高山之下,小山之上,命曰“畤”;地贵阳,祭之必於泽中圜丘云。三曰兵主,祠蚩尤。蚩尤在东平陆监乡,齐之西境也。……七曰日主,祠成山。成山斗入海,最居齐东北隅,以迎日出云。

这样的断句并没有错。

所谓主,在这里是“主管”之意,天主,就是主管对天的祭祀(《索隐》云:“谓主祠天。”),地主,就是主管对地的祭祀,而后边祀某某,说的是进行祭祀的地点,日主一段文意最清楚,就是说在最东边最接近太阳的成山祭祀太阳,何来主祀某某?陪祀某某?如果主字属后读,那不成了祭祀成山了?

而通过前文我们知道,蚩尤在秦汉时是被人视为兵器之父的,所以上文既然提到兵主(主兵之祭),又提到蚩尤,那他们祭祀的应该也是兵器之神而不是战神。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,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99lishi.cn//shangu/1547.html